推廣 熱搜:

雖是一頭霧水,但也暗自慶幸不用再陪著他瞎轉悠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兩人緩步上山,廟本就不大,無甚香火,僅剩的幾個和尚跪在佛前念經超度亡魂。( 起筆屋)6繹在佛前拜了幾拜,然后行至募捐箱前,自懷中
 兩人緩步上山,廟本就不大,無甚香火,僅剩的幾個和尚跪在佛前念經超度亡魂。( 起筆屋)6繹在佛前拜了幾拜,然后行至募捐箱前,自懷中取了張銀票,看也不看數額,便放了進去。

    上官曦微微有些詫異,在她想來,6繹這等高官之子,看盡官場傾軋,多半心無鬼神,便是禮佛也不過是應景而已。但今日看來,6繹神情虔誠,渾然不似作假。

    “大人,心中可是有所求之事?”她問道。

    6繹微微一笑,并不作答,繞大殿信步而行,停在地藏王菩薩面前——巨大的鐘下,一尊小小的菩薩像靜靜而立,眾生度盡,方證菩提,地獄未空,誓不成佛。

    他在蒲團前跪下,又拜了幾拜。

    上官曦在旁看著,心中愈發不解。

    6繹起身,朝她笑道:“上官堂主,不常到此處來吧?”

    上官曦點頭道:“平日禮佛,都陪著老幫主喜去大明寺,這里確實不常來,那邊的香火也比這邊旺。”

    “廟再小,供得也是真佛。”6繹說著,眼角瞥見一人影自外頭閃過,遂朝她道,“走了一路,有點渴,我去后頭看看可否有水井,你稍候片刻。”

    上官曦未及點頭,便見他徑自大步行出去,秀美微顰,總覺得此行6繹甚是古怪,但究竟何處不對勁卻又說不清楚。

    一拐過墻角,6繹便飛掠而出,幾下騰挪,在寺廟后院截住了來不及走脫的阿銳。

    阿銳立在一株銀杏樹下,面沉如水,死死地盯著他,風過葉動,連帶著他臉上也是陰晴不定。

    6繹卻壓根不與他說話,面上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容,慢條斯理地行到井邊,自顧自打了一桶井水上來,掬水洗了洗,便轉身走了,渾似沒看見他一般。

    阿銳有點愣住,不明白6繹究竟何意,直至6繹離開,他看到井沿上有一小物在陽光下閃閃發亮。行過去近看,他的身子瞬間被定住,井沿上端端正正擺著是一枚薄薄的葉狀金飾。

    他認得,那是翟蘭葉的。

    回到大堂,6繹心情甚是愉悅,朝上官曦道:“時候不早了,大概上官堂主還有許多幫務需要處理,可別為了我耽誤了,回城吧。”

    上官曦雖是一頭霧水,但也暗自慶幸不用再陪著他瞎轉悠,遂下山回城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东方6+1开奖结果东方6+1开奖结果 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 捕鱼游戏赚钱聚享捕 516棋牌游戏大厅 全民欢乐捕鱼怎么玩 辉煌棋牌害死了多少人 浙江20选5怎样算中奖 网上预测的中奖号准吗 鞍山娱网棋牌 辽宁35选7一等奖 捕鱼机李逵劈鱼 7位数体彩网 捕鱼大师现金版 2017 派彩河南481手机版 四方河南麻将赢牌技巧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 三分pc蛋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