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天下只要不下刀子,就已經是老天眷顧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天下掉餡餅這種事情,今夏向來是不太敢去想的,她向來覺得,天下只要不下刀子,就已經是老天眷顧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發』所以她
 天下掉餡餅這種事情,今夏向來是不太敢去想的,她向來覺得,天下只要不下刀子,就已經是老天眷顧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發』

    所以她洗完6繹的衣衫,被劉相左差遣往衙門時,腦子并未想太多。

    揚州衙門的人告訴她,近日在戶籍調查中,發現有一無名氏在城北租了一間閑置半年的空房,據相貌描述與周顯已很是相像。介于此案由六扇門負責,所以把空房地址給她,讓她去查找線索。

    于是今夏去了。

    一間平常無奇的民房,她走進小院,空蕩蕩的;走進堂屋,空蕩蕩的;再走進里屋,空蕩蕩的,只有一張架子床,床幔低垂。

    此前辦案無數,掀開床幔的時候,今夏已經做好看見尸首的準備,可惜沒有尸首,而是八口檀木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上不僅有鎖,還有官府的封條。

    隱隱意識到了什么,今夏揭開封條,用隨身的小三件兒開了鎖,掀開箱蓋——滿目白銀,一錠一錠,密密擠擠地挨著,她取一錠出去,看銀錠底部,鑄造紋樣清晰在目,正是丟失那批修河款。

    來到揚州數十日,始終沒有半點線索,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。今夏深吸口氣,緩緩蓋上箱蓋,開始環顧這屋子。

    不留心便罷了,留心之后,她的眉頭越皺越緊,最后她照原樣歸置好箱子和床幔,默默退了出去,在揚州城的街道上似漫無目的地逛了逛,最后回到官驛。

    6繹剛回到官驛,便看見今夏抱膝坐在石階上面帶憂色怔怔出神,對自己的腳步聲充耳不聞。

    “洗幾件衣衫而已,不用這么委屈吧?”他笑問道。

    聽見他的聲音,今夏才猛然回過神來,自石階上跳起來,急道:“大人,你回來了!我有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……”雖已在6繹的小院之中,今夏還是覺得不妥,“進屋說。”

    6繹倒無芥蒂,便隨著她進屋內,看著她緊張地關門關窗,不由覺得好笑。

    今夏仰頭看梁上,低頭又去檢查床底,確認四下無人,卻仍是忐忑不安:“這樣說話,會不會被人聽了去?”

    6繹想了片刻,指了指自己的床,誠懇道:“可以鉆被子里說。”

    今夏望了眼床,默了默,拖了他在桌邊坐下,附到他耳邊如此如此這般說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銀子找著了,好事呀。”6繹不驚不乍,十分平靜。

    今夏疑惑地端詳他神情,片刻之后,復附到他耳邊,如此如此這般又說一通。

    “嗯,箱子鎖得好好的,封條也在。”6繹邊聽她說,邊點著頭,“屋子被人打掃過,不超過一日光景……”

    “噓……”

    今夏緊皺眉頭看著他,下定決心般,附到在他耳邊把最后一句話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以為6繹會吃驚,至少應該微微驚詫,但他卻異常平靜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他的聲音很輕柔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!”今夏不解,眉間顰起,仔細思量著,“我知道此事與嚴世蕃有關,也許是他派人將銀子藏起來,但我沒想到這些銀子壓根就在錢庫之中,這銀子根本沒丟!你知曉這究竟意味著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從揚州知府到管銀庫的吏司,再到揚州衙門、提刑按察使司……”6繹頓了下,依舊很平靜,“他們都知道銀子沒丟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他們聯手做的這個局。”

    今夏胸膛起伏不定,憤慨不已。她知道嚴嵩權傾朝野,但時至當下,她才清清楚楚地體驗到權傾朝野四個字究竟意味著什么。

    今日,銀子為何突然冒出來了?

    她低頭看向6繹,想起他在船上所說的話,驟然之間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說,那個人想把他踩在腳下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手心上寫“示弱”。

    今夏緩緩在6繹面前蹲下來,想到他不得不在嚴世蕃面前卑躬屈膝,這比讓她自己卑躬屈膝還要難受得過。她抬眼望著他:“所以,在船上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……”6繹淡淡道,“我還把仇鸞的那套生辰綱送給他了。”

    這些官場上的事兒,今夏似懂非懂:“那倒是,嗯,物盡其用……所以,這案子就算結了?”

    6繹微微一笑:“結了。”

    一種巨大而無人的沮喪感籠罩著今夏,她低低道:“我還從來沒辦過這樣的案子,愛別離上那幾具女尸,就這樣白白死了,連個名字都沒有,也沒有人來尋她們。”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东方6+1开奖结果东方6+1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