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抗倭是國家大義,何況師門有命,原不應違 乖得很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一時眾人入席。()今夏以前從未見過上官元龍,未料到今日踐行小宴竟會將他請來,心中難免詫異。再看旁人,謝霄是個藏不住心思的人,
 一時眾人入席。()

    今夏以前從未見過上官元龍,未料到今日踐行小宴竟會將他請來,心中難免詫異。再看旁人,謝霄是個藏不住心思的人,雖未說什么,但面上神情郁郁顯而易見。謝百里強打精神,眉間溝壑卻有掩不住的愁緒。
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她低聲問楊岳。

    楊岳如此這般給她解釋了一通。

    今夏嘖嘖心道:這直浙總督胡宗憲的腦子還真好使,倭寇在沿海流竄,靠衙門里的官差肯定是扛不住,讓少林寺和尚下山打倭寇,這法子真是妙極了。

    “謝霄出門三年,回家還不到一個月,謝老爺子哪里舍得他再走。”楊岳低聲與她交頭接耳。

    “這就叫忠孝兩難全。”今夏嘆道,“想想還是我娘深明大義。”

    看著一桌子的菜,長輩沒有人動筷,他們這群小輩自然是不敢動分毫,今夏中飯就沒吃,餓到現下已經是饑腸轆轆,能看又不能吃,對她而言實在是種極大的折磨。

    謝百里命家仆斟酒,楊程萬不能喝酒,便以茶代替。

    “今日原是給楊岳今夏兩個孩子踐行,”謝百里端起酒杯,神色嚴肅,“但我剛剛收到一封信,浙江倭寇流竄,百姓流離失所,霄兒和曦兒的授業恩師請他們到浙江共同抗倭。我與上官兄方才已商議,就讓這兩個孩子去浙江……”

    “爹爹!”

    謝霄未料到謝百里竟會應允,驚喜交加。

    謝百里瞪了他一眼:“怎得,歡喜成這樣,巴不得離家遠遠的吧?”

    “爹爹,我是沒想到您真肯讓我去浙江,您當真肯?”

    “抗倭是國家大義,何況師門有命,原不應違。”謝百里嘆道,“你的性子難道我還不知曉么,便是勉強你留著家中,你也呆不安穩,早晚生出事端來,倒不如就放你出去。”

    此時,上官曦方顰眉道:“幫中事務,該如何是好?”

    “我與你爹爹商議過了,少不得我們這幾個老家伙再出來照看照看。”謝百里哈哈一笑,“胳膊腿兒雖比不上當年,好在還能動彈。”

    “爹……”上官曦望向上官元龍,面有歉疚,“幫務繁雜,我擔心你們太過操勞。”

    上官元龍笑道:“乖囡兒,你爹爹我在家享了幾年清福,現下也是時候活動活動筋骨了。”

    謝百里也笑道:“就是,咱們不出山,倒叫這些小輩看輕了去……你看,楊兄這兩個孩子就規規矩矩的,乖得很。”

    今夏與楊岳聽了夸贊,暗自好笑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發』

    楊程萬笑著接話道:“如此也好,明日讓他們一塊兒啟程,路上也好有個照應。”

    聞言,今夏心中咯噔一下:車上還有阿銳,若是與上官曦同行,萬一被她察覺,可是個說不清的事情,只怕要鬧出事來。她心中正想著該如何推脫,便聽見謝霄開口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东方6+1开奖结果东方6+1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