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“別鬧,待會驚了馬可不得了。”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這一路往南,山路頗多,曲曲折折,馬車行起來并不快。( 起筆屋最快更新)『雅*文*言*情*首*發』楊岳給昏迷中的阿銳喂了些米湯下去,
 這一路往南,山路頗多,曲曲折折,馬車行起來并不快。( 起筆屋最快更新)『雅*文*言*情*首*發』

    楊岳給昏迷中的阿銳喂了些米湯下去,又給他的傷口換過一遍藥,才爬出馬車外,與駕車的今夏并肩而坐。

    “他怎樣了?”今夏低聲問道,他們這輛馬車殿后,距離其他三輛馬車尚有些距離,倒也不怕被人聽見。

    “傷口倒是愈合得很快,就人總不醒,會不會是這里頭受了傷?”楊岳用手指了指頭。

    “不會,我檢查過他的頭部。”今夏口中雖然這么說,心里也有點犯嘀咕,“……不過萬一有牛毛針之類的暗器,說不定沒看出來。”

    楊岳道:“我想,還是該找個大夫給他瞧瞧。”

    “嗯,等歇息的時候我找時機和6大人說。”今夏道。

    聞言,楊岳楞了下,想起爹爹的話,遂道:“……還是我去說吧。”

    聽出他語氣有異,今夏瞥了他一眼:“你怎得了?這幾日我就覺得你古里古怪的,好像老防著我。”

    “哪有。”

    楊岳不自在地從她手中接過韁繩,做專心駕車狀,豈不料他這幅模樣落在今夏眼中更顯心虛。

    “快說,爺沒耐性你是知道的。”今夏伸手作勢欲撓他腰眼。

    “別鬧,待會驚了馬可不得了。”

    今夏睇他:“……是不是頭兒吩咐了什么,你不敢告訴我?”

    楊岳不做聲,專心致志地趕車,今夏也不迫他,歪著頭專心致志地盯著他看。過了半盞茶功夫之后,楊岳終于敗下陣來,嘆了口氣道:“爹爹說了,叫我看著你,讓你離6大人遠點。”

    今夏一怔:“頭兒是怕我得罪他?”

    “爹爹也沒說特別清楚……”楊岳抖了抖韁繩,“我估摸他的意思,一層自然怕你無意中得罪了他,還有一層大概是擔心男女有別,怕你被他占了便宜。”

    “頭兒就是容易想太多。”今夏無奈地嘆了口氣,朝前頭努努嘴,“你瞧人家表妹知書達理如花似玉,怎么可能瞧得上我。”

    “說得也是。”楊岳附和著,隨口問道,“那位表妹叫什么來著?”

    沒好氣地轉頭瞪了他一眼,今夏才答道:“淳于敏,她是6大人的外祖母的娘家大哥的二公子的女兒。”

    “啊?”楊岳一下子沒聽懂,在腦中捋了好幾遍才反應過來,“她是6大人外祖母的侄孫女,如此說來,她也是大家閨秀呀。”

    “還用說,服侍她的老嬤嬤比我娘都氣派。”今夏嘖嘖道。

    正午日頭正烈,好不容易尋到了一家山野小店打尖,但小店中唯有大餅和野兔肉,做得粗糲,莫說淳于姑娘,便是隨伺的丫鬟嬤嬤也都皺了眉頭。

    見表妹食不下咽,6繹便讓店家復去做些清淡點的菜肴端上來。今夏在旁無趣,自取了大餅到店外邊,邊看著車夫給馬匹飲水邊撕餅吃。不多時,整張餅便已囫圇吞下,究竟什么滋味也沒嘗出來,只管個肚飽。

    給馬飲過水,兩名車夫自她身旁經過,徑直進小店去。今夏若有所思地轉頭看了眼他們的背影,眉間微微顰起。

    一根兔腿從旁遞過來。

    “兔肉是老了些,你多少也吃點吧。”楊岳道。

    今夏搖搖頭:“你吃吧,天熱,我吃不下……你看見那倆車夫沒有?”

    楊岳也不勉強她,縮回手來,點頭道:“看見了,是練家子吧?”

    “不是一般的練家子,”今夏擰眉,“瞧他們走路的模樣,哪里像個人下人。”

    “興許大戶人家的車夫是比尋常車夫要氣派些,再說,淳于姑娘出遠門,外祖母派幾個身手高強的人護衛著,也是情理之中。”楊岳轉向她,“怎得?你疑心他們有問題?”

    “就是覺得不像車夫……你待會記得提醒6大人一句,對他二人多加留意。”今夏叮囑他。

    楊岳點點頭。

    說話間,有人自身后行來,今夏心有所感,扭頭看去,正是6繹,身旁還跟著淳于敏。
 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东方6+1开奖结果东方6+1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