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“我看見她的那晚,不是夢!不是夢!她真的死了!”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客棧人多眼雜,雖然請店家專門將載著禮品和阿銳的馬車停入庫房之中,楊岳還是不甚放心,用過飯后便匆匆趕到庫房,尋思著他若還是昏
 客棧人多眼雜,雖然請店家專門將載著禮品和阿銳的馬車停入庫房之中,楊岳還是不甚放心,用過飯后便匆匆趕到庫房,尋思著他若還是昏迷就將他偷偷背上樓去,讓陸大人請個大夫來看看才行。()

    當他掀開車簾,再挪開特地遮擋住阿銳的幾個禮品盒子,看見阿銳時——他的雙目已經睜開,定定地盯著馬車頂棚,一眨不眨。

    “你醒了!”楊岳喜道。

    聽見他的聲音,過來好一會兒,阿銳才緩緩把目光挪到他臉上,望了片刻,然后冷笑一聲。他面上的傷尚還結疤,一笑,疤痕牽扯著面皮,愈發顯得怪異之極。

    楊岳倒不在意,安慰他道:“你身上的傷基本都已愈合,只怕你現下覺得癢得很,不過不用擔心,再忍耐幾日,待痂都掉了就沒事了。”

    “你……”阿銳干澀艱難地發聲。

    見狀,楊岳忙先將他扶起,喂了些清水讓他喝下。

    盡管嗓子潤澤過,阿銳目光中的冷嘲卻絲毫未減,看著楊岳道:“你,救我?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?”

    楊岳莫名其妙地看著他。

    “那夜,巷子里的事,你莫非都忘了?”阿銳冷冷地看著他。

    楊岳臉色大變:“你在說什么,什么巷子?什么事情?……”

    “難不成你都忘了,翟蘭葉,愛別離,你都不記得?”

    面上血色褪盡,楊岳雙目直勾勾地盯著他,不可置信地緩緩問道:“你是說,那不是一場夢?是真的?”

    阿銳大笑,面上疤痕扭曲猙獰:“當然不是夢,那是我費勁安排的,就是為了讓你看見翟蘭葉死在‘愛別離’懷中,你怎么會以為它是夢!”

    “她死了?!”楊岳一時覺得連氣都喘不上來,“她真的死了?那不是夢?”

    這下子,輪到阿銳微微愣住,從陸繹找到翟蘭葉的金飾起,他就以為自己殺翟蘭葉一事已經敗露,沒想到楊岳竟然完全不知情。

    “她怎么死的?是誰殺了她?是不是你?是不是你?!”楊岳神態間已顯出癲狂之態,也不再管阿銳是不是傷者,雙手緊緊攥住他的衣領,力道之大,差點讓他窒息。

    見他喘氣艱難,連話都說不出來,楊岳才略松開少許,兇狠道:“快說!你快說!”

    阿銳冷笑道:“真正的兇手是你自己!”

    話音剛落,楊岳就重重地給他當頭一拳,打得阿銳頭暈眼黑,面上數道傷痕迸裂開來,鮮血滲出,甚是可怖。

    “說!到底是誰!”楊岳怒吼道。

    “呵呵……若非你執意將她送走,她也不至于會死。”阿銳抿了抿嘴角的血,冷笑道,“她是誰的人你都沒弄清楚,就敢把她送走。”

    “她是誰的人?!說!”

    阿銳嘿嘿笑著,卻又閉口不語。

    胸中滿漲著怒氣,楊岳又“砰砰”給他兩拳:“說!她是誰的人?到底是誰殺了她?!”

    “你何必如此,其實她也沒受什么苦,”阿銳已滿臉是血,笑著,緩緩伸出自己的手,作勢在咽喉處一掐,“女人家的喉骨很脆弱,輕輕一捏,就碎了。”

    “是你殺了她!”

    楊岳連想都不用想,雙目充血,兩手掐在他的脖子上,死死的,用盡全身力道地掐下去……

    “大楊!”今夏不知何時沖進馬車內,一記手刃斬在他手臂的麻筋之上,迫他松開手,“你瘋了嗎!莫忘了你是捕快,怎可任意殺人!”

    從楊岳手中脫身的阿銳軟綿綿地倒在一旁,不受控制地連連咳嗽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發』

    “他殺了翟姑娘!他殺了她!”楊岳如受傷野獸般嘶吼著,“我看見她的那晚,不是夢!不是夢!她真的死了!”

    終于,他還是知道了!今夏怔在當地,不知該如何安慰他,也不知該說些什么。

    她的神情落在楊岳眼中,他頓時明白了:“你,早就知曉了!”
 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东方6+1开奖结果东方6+1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