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一根筋,他若當真著惱起來,連楊程萬都不會與他硬來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見她欺近,丫鬟急急忙忙護住淳于敏,受驚地喝斥今夏:你、你、你快走開!你怎么一身都是血啊?今夏低首望去,這才發覺自己衣衫上
 見她欺近,丫鬟急急忙忙護住淳于敏,受驚地喝斥今夏:“你、你、你快走開!你怎么一身都是血啊?”

    今夏低首望去,這才發覺自己衣衫上不知何時沾染了許多血跡,斑斑點點,確實甚是可怕。她回想片刻,應該是楊岳吐血時不慎沾染上的。

    “……這不是我……”她話未說完,淳于敏身子一軟,已然暈厥過去。

    丫鬟顧不上與今夏多言,急急將淳于敏扶回房去。

    原來這位淳于姑娘還有暈血的病癥,今夏扶了扶額頭,心下難免有三分歉疚。待她接著朝陸繹屋中行去,卻見岑壽掩門出來,正立在房門外。

    此舉不言而喻,陸繹并不希望有人打擾。

    今夏靠著墻思量片刻,估摸著礙于頭兒的面兒,再說阿銳也還好端端地活著,陸繹應該不至于對楊岳太過苛刻,于是她便先回房換衣衫。房中,僅有的兩套換洗衣衫濕的濕臟的臟,她躊躇半晌,只好先拿出沈夫人所借的那套衣裙換上。

    在房中坐立不安地等了好半晌,直至聽見隔壁房間的響動,想是大楊回房了,她連忙竄過去。

    “大楊……”

    她的手剛剛觸到門上,欲推門而入,就聽見里面“咔嚓”一聲,楊岳把門栓上了。

    “大楊,你還在生我的氣啊?”今夏懊惱問道。

    里頭是楊岳悶悶的聲音:“走開!讓我靜一靜。”

    楊岳平日性子溫和憨厚,但卻是個一根筋,他若當真著惱起來,連楊程萬都不會與他硬來,只會等到他心境緩和之后再作商量。當下,今夏也不敢再勸,只道:“那你自己靜一靜,但是……千萬別胡思亂想啊!”

    房間里頭,再無動靜。

    今夏慢吞吞地回了自己房間,呆坐在桌旁,也不知該干什么,只支棱著耳朵留意隔壁房間動靜,就怕楊岳一時鉆了牛角尖做出自殘之事。

    大概過了一盞茶功夫,有人敲她的門。

    今夏有氣無力道:“誰啊,門沒關,進來吧。”

    進來的人是岑壽,仍是一臉的冷然,跟棺材板沒啥兩樣。

    “大公子讓你過去。”命令的口吻,生硬得很。

    今夏原就心緒不快,見他擺出官架子,平地里生出一股惱意,身子紋絲不動,問道:“他找我有何事?”

    見她這幅模樣,岑壽著實惱火:“大公子找你,自然是有事,你不過是個小小賤吏,怎容得你多問。”

    “我好歹是六扇門的人,只是暫時借調過來,為何不能問?”她冷哼道,“大不了,你去告我黑狀啊!”

    “……你還橫起來了!你知不知曉,你方才上樓的時候,把淳于姑娘給嚇得暈過去。淳于姑娘是何等身份,我告訴你,就這一條罪過就夠你在大公子面前吃不了兜著走!”岑壽怒氣沖沖地斥責她。

    “砰”得一聲,今夏拍桌而起,嗓門一點都不比他小:“她只不過是暈血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!你方才把楊岳打得口吐鮮血,我還沒找你算賬呢!你知曉楊岳的爹爹是誰么?他是六扇門赫赫有名的捕頭,我告訴你,就著一條罪過就夠你在六扇門吃不了兜著走!”

    “你、你……”岑壽氣得一時不知該說什么。

    “你什么你!”今夏余怒未消,道,“虧你也算個男人,沖我嚷嚷,以為我好欺負是不是?挑軟柿子是不是?你捏一個試試,看我不炸了你的手!”

    胸中氣悶難平,她不愿與岑壽呆在一個屋子里,抬腳就朝門外走,在門口處正正撞上陸繹。

    也不知他在門外站了多久,究竟聽到多少,今夏楞了一楞,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憤怒,一時不知該說什么,只聽見身后的岑壽恭恭敬敬喚了句:“大公子。”

    是,他是他們的大公子,自己不過是個外人罷了。

    她將脖子一梗,朝陸繹干脆道:“你去告黑狀吧!爺我不伺候了!”

    說罷,她咚咚咚下了樓梯,消失在陸繹的眼界之中。

    作者有話要說:更新太慢,在此獅子統一向大家道歉同時也解釋一下。我碼字的速度向來是比較慢的,《》的前12字,我足足碼了一年多,對比這個速度,現在可謂是火箭速度了。

    每一篇文,對我來說都很重要,我想做的就是盡力寫好它,不讓自己留下太多遺憾。所以我寧可慢一點,也不想讓自己后悔,等寫完時才懊惱為了趕時間而沒有好好寫。對我來說,這真是是最大的痛苦。
 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东方6+1开奖结果东方6+1开奖结果